当前位置:首页 > 文艺天地 > 散文

我与九三学社的那份原始情怀

发布日期:2015/12/29 10:18:23     浏览次数:3248
九三学社云南普洱市支社  李跃斌
 
    父亲讲述的刘文典是我致力加入九三学社的原始萌动。
    记得我少年时代,我父母向我提及到一位抗日战争时期曾来我的家乡—-普洱磨黑中学任教的国学大师,他的名字叫刘文典。八十年代我上大学的时候,听父亲和我提及过九三学社,我后来才知道了刘文典大师是在云南省最早的九三学社社员之一。
    抗日战争时期,思普地区经济最繁华的地方当数今天的宁洱县磨黑镇了(当时叫磨黑井)。我的祖父、外祖父均是磨黑镇著名的开明士绅、都是出资创办磨黑中学的董事会的懂事。1942年私立磨黑中学成立后,父母都先后就读于磨黑中学。我父亲李翼华就读磨黑中学(1)班,担任磨黑中学第一届学生会主席。1943年,经西南联大学生、地下党员、受聘于磨黑中学教师董大成、吴子良引荐,西南联大任教刘文典被磨黑中学董事会邀请到磨黑中学任教,任国文教师。
    父亲讲述,1943年春,西南联大教授刘文典先生,随当时地下党员、受聘磨黑中学教师的西南联大学生董大城、吴子良等人,奔赴离昆明千里之遥的滇南的哀牢山和无量大山结合处的磨黑井。他们坐滑竿、走走停停,经过20多天才到达磨黑。 
    地处于西南边疆的磨黑井,来了一批城市里大学生是,且还有号称“国宝”的国学大师刘文典同往,自然是空前的盛事。我祖父、外祖父等士绅出磨黑迎接,不甘落后的我父亲带着学生们则早早跑到十里外的孔雀屏等迎接大师了。 
 父亲说,刘文典到磨黑后,常找磨黑中学老师和当地有文墨的士绅讲《庄子》等。我祖父、外祖父都是早年加入了国民党,外祖父李博科(字树文)早年在昆明就读云南陆军讲武堂,回磨黑后曾担任国民党宁洱磨黑分部书记,因此刘文典自然便常到我外祖父家聊天。而祖父李晋候在当时是磨黑的首富,是创办磨黑中学出资最多的士绅,也常邀请刘文典到家里赴宴,父亲多次亲见亲闻了刘文典所言所行,刘文典给了父亲很深的印象。
    当时我父亲班主任是地下党董大城老师(又名董易),董大城老师给我父亲讲了刘文典他曾出国留洋、加入过同盟会、参加过五四运动,以及他不惧怕权势、满腔爱国热情,北平沦陷后不为日本人做事、如何逃离北平,辗转南下,历经磨难后来到昆明,在西南联合大学任教的事情,刘文典的这些富有正气感的读书人的气节,让我父亲很是敬佩。
    刘文典在磨黑中学期间,他始终坚持“三民主义”、传播新文化,向学生贯输进步思想。虽然他在磨黑中学任教时间不长,但他的爱国主义思想对我父亲等学生产生了很深影响。后来父亲到昆明读书,于1945年参加一二一运动。而刘文典先生因是私自磨黑之行被西南联大解聘,便留在了云南大学任教,在昆明读书期间父亲曾和磨黑籍的同学去看望过刘文典先生。
    据说1949年昆明解放前夕,刘文典大师曾有机会前往美国的,却被他谢绝了,他说“我是中国人,为什么要离开我的祖国”
我将思考的触角伸展遐思,有人说过,不容多元个性存在的时代,是不会有真正大师级人物现世的。想想在大学变作了官场的今天,不少人趋炎附势苦无门径,谁又会拮轻权贵呢?而刘文典先生坚守学者尊严、不肯阿附权贵、铮铮骨鲠之气,确实令人敬仰钦佩。他的真率的个性鲜明而又通透至真,这是他自有其人格魅力存在,这也正是所谓大师的风范体现。
    我曾想当然的认为,刘文典大师的磨黑之行与我能成为普洱市最早的一名九三学社社员或许有着某种历史的缘由。
 
  

版权所有:九三学社云南省委员会 滇ICP备13005073号 Copyright©2004-2013 www.93yn.org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0871-65152994 技术支持:沃德软件


扫描二维码
即刻关注云南
九三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