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艺天地 > 散文

腾 冲 国 殇 墓 园 巡 礼

发布日期:2015/12/3 15:10:28     浏览次数:4519

○上官旦雨

 

东瀛倭寇肆凶残,西陲祖土沦涂炭。

墓园松涛萧萧起,似奏哀乐悼国殇。

        ——上官旦雨《腾冲国殇墓园》诗

 

[引言]国家级历史文物保护单位腾冲国殇墓园,是抗战胜利后修建起来的一座供瞻仰祭奠抗战英烈的神圣殿堂,是供世人研究抗战、认识抗战、宣传抗战、弘扬抗战精神的重要场所,是一处最直观、最生动、最真实、最理想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也是前往腾冲的游客应该首选参观游览的地方。

 

 

(一)

    腾冲自然景观奇美,人文景观丰厚,是古代西南丝绸之路的要冲,也是云南省主要侨乡和最早的国际通商口岸之一,历来属军事重镇,被人们称为“三宣门户,八关锁钥”,素有“极边第一城”之美誉。

    1942年5月10日,云南腾冲被日寇侵占。之前几天,“父母官”腾(冲)龙(陵)边区行政监督龙绳武调动全部守军,将其搜括来的大量珍贵财物,押运着仓惶逃窜;县长邱天培闻讯也连夜携带家眷、抛弃子民悄悄溜走。已经处于不设防的腾冲县城百姓只好倾城逃奔乡野,不甘做侵略者的“良民”。盘踞城内的日军经常下乡烧杀抢掠,疯狂实施法西斯暴行。极富爱国精神的腾冲民众在以张问德为首的抗日县政府的组织领导下,协助国军预备二师游击部队对日寇进行了顽强的抵抗、袭扰和打击,使得侵腾日寇风声鹤唳,如坐针毡。1944年5月,主攻龙陵的中国远征军第十一集团军和主攻腾冲的第二十集团军奉命强渡怒江,向日寇发起了殊死猛烈的反攻。二十集团军以六个整师的兵力,在美国空军和腾冲民众的配合下,从强渡怒江到攻破县城历时四个月。1944年9月14日,日军被全部歼灭,宣告腾冲光复。战争之后,原先坚固雄伟、繁华美丽、文物众多的腾越翡翠古城,变成了一片焦土。追溯历史,腾冲也是抗战期间首座从敌寇手中收复的县城,具有鼓舞全中国民族意志、痛打日本侵略者嚣张气焰的特殊重大意义。

    滇西抗战腾冲战役的悲壮惨烈和辉煌胜利,是一首可歌可泣的爱国史诗。在光复腾冲战役中,共毙敌藏重康美大佐联队长以下军官一百余人、士兵六千余人;俘获敌军官四名、士兵六十余人、慰安妇十八人,并缴获大量武器及军用物资等。

    此次战役,我方付出重大牺牲。抗日将士阵亡九千一百六十八人,其中校级军官十八人、尉级军官四百七十二人、士兵八千六百七十八人,负伤一万零二百人。腾冲民众随军作战阵亡及赴义死难者六千四百余人。此外,尚有盟军将士阵亡十九人。以上总计伤亡超过二万五千七百八十七人。

(二)

    腾冲光复后,第二十集团军总司令霍揆彰为纪念抗日阵亡官兵及死难民众,倡导修建烈士公墓,特致函正在重庆的云贵监察使李根源,托其向蒋委员长求拨建园资金。霍李二人的想法不谋而合。李即面晤蒋介石,并电请远征军司令长官卫立煌,商求其全力支持。李根源的电文说:“俊如仁兄长官勛鉴:此次奉命反攻,赖国家威灵,统帅妙算,而我兄临机制胜,尤所钦崇。至各军将士之忠勇奋发,视死如归,远道所闻,尤堪歌泣。理应丰碑伟冢,以纪英烈,状形绘声,传之史志,俾边人春秋祭享,永志不忘。……。”接着,由军、政、士、绅、民众代表组成腾冲克复纪念阵亡将士建设委员会,由霍揆彰总司令任主任,李根源先生任副主任,着手开展资金筹措、墓园选址、规划设计施工以及文物征集整理布置等事宜。针对资金问题,议决“一为分头募捐,一为没收逆产,充作建塔基金”。当时国民政府战事吃紧,财源拮据,仅拨付了少量款项,大部分建园资金由没收的汉奸财产和旅居印度的华侨华人、腾冲百姓募捐凑足。腾冲人虽然经受了战争的重大损毁,家业无存,衣食无着,仍然尽其所能,慷慨奉献。

    霍揆彰亲自四处踏勘选址,最后选定来凤山麓的小团坡地段。该片土地原是以下三家的祖茔地:大山脚的李德义家,麦子田的金殿书家,叠水河的丁家。三家皆积极配合,仅收取了少量的墓棺迁葬费。筹建委员会委员、二十集团军特党部书记少将孙啸风(湖南益阳人)任工程技术部指挥长,聘请上海允利营造厂工程师吴正为总设计师。施工以当地工匠为主,也雇用了一批玉溪石匠和剑川木匠做精细石木活。

   按李根源先生建议,公墓借屈原《国殇》寓意,定名为“国殇墓园”。1944年冬开工,1945年7月7日(“七七”卢沟桥事变纪念日)国殇墓园竣工并举行了隆重庄严的落成典礼。当时我是初小三年级学生,参加了那次意义非凡的大会,其情景迄今仍记忆犹新。

   国殇墓园的规划布局构思独特,巧用地形,是中国近现代墓园设计的大手笔优秀作品 ,具有极高的学术价值、艺术价值、精神价值、社会价值、文化价值和历史价值,是抗战胜利后我国最好的供瞻仰祭奠抗战英烈的神圣殿堂之一。

   遗憾的是文革“扫四旧”中,功过是非被颠倒,为国捐躯有“罪”,国殇墓园遭到严重破坏,屋宇拆烂,碑碣砸碎,墓冢挖开,惨不忍睹。

(三)

    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国殇墓园得到腾冲有识之士和县委政府的高度关切,认识到此乃国之瑰宝,旋即本着修旧如旧的原则加以拯救、修复和保护。1984年初批准为第一批县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87年被列为第三批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94年中共中央宣传部批准在国殇墓园建立“滇西抗战纪念馆”。1996年12月,“云南腾冲国殇墓园”被列为第四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97年云南省人民政府将国殇墓园公布为“省级爱国主义教育基地”。腾冲国殇墓园成为供世人研究抗战、认识抗战、宣传抗战、弘扬抗战精神的重要场所。

    为有效保护这一内涵丰富而价值极高的文化遗产,科学、合理、充分地发挥其在城市发展中的积极作用,以及使之成为最直观、最生动、最真实、最理想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2005年腾冲县特委托清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文化遗产保护设计研究所编制完成了《云南省腾冲国殇墓园文物保护规划》。为了进一步完善功能,加强管理,有利服务,该《规划》拟新建“腾冲国殇墓园服务中心”项目。之后,腾冲国殇墓园又得到省委省政府和中宣部、国家文物局、国家旅游局的高度重视,批准立项戴帽下达专项资金建设“国殇墓园服务中心”和“滇西抗战纪念馆”馆舍。2011年和2013年,由本文作者受托执笔设计的“国殇墓园服务中心”和由昆明市建筑设计研究院承担设计的“滇西抗战纪念馆”馆舍两项工程先后建成投入使用。从此,国殇墓园便成为一座涵盖供瞻仰凭吊、文物史料展播、参观游览,以及具备相关综合服务设施的,功能完善、布局合理、风格统一、氛围肃穆的,而且珍藏有大量战争遗物和文物史料的大型纪念性风景名胜陵园建筑群。

(四)

    国殇墓园位于腾冲城市中心西侧一千米处的来凤山麓缓坡地段,紧邻大盈江、叠水河瀑布、龙光台、太极桥、仙乐观、毗卢寺等景区景点,风光旖旎,古迹荟萃,不远处则是闻名遐迩的和顺侨乡,大环境极尽天灵地气之美。园区面积约80亩,园内松柏苍蔼、绿草如茵、环境幽静。在园区西南隅地面上天然凸起一塬半球形土坡,名小团坡。整个坡面上立着排列整齐的烈士墓碑,碑下瘗埋着烈士骨灰罐。坡顶为全园制高点,建烈士塔。以此为起点,沿西南→东北方向引一条中轴线,沿该中轴线往下行,依次建有登山石级、忠烈祠、祭台、甬道、陵园园门等。“……有陵薿薿,有塔雄雄,碣石鹓鹭,行列于中,崇祠妥灵,奕奕如在,岁时侑享,万年弗坠。……盈水漎漎兮瀑声渱渱,荣誉齐江流而随永兮,江有竭兮誉无穷。凤山岿崛兮松翠葱葱,扶輿孕毓演而为坵兮,宜众烈之幽宫”(张砺《腾冲国殇墓园落成祭文》)。

    考察腾冲国殇墓园,我们深深感到,前贤们从园址选择、规划布局、建筑形制和内容安排,都具有独到的眼光和非常深厚的传统文化根基。

    围墙所包络的地形平面图,近似钟的立面投影轮廓线图,园门位于钟口的分中部位,烈士塔则在钟纽处,象征警钟长鸣。

    未成年人死亡曰“殇”,“国殇”指为国牺牲的人是勇于为国献身之忠烈者,国家是他们的祭主。墓园里作为享祭者的“国殇”,是被当作公共“祖神”受到崇祀的。《礼记·中庸》:“敬其所尊,爱其所亲,事死如事生,事亡如事存,孝之至也。”在陵墓建筑中最重要最突出者是 “寝”,寝就是墓冢,就是“国殇”的遗骸的息眠之所。古制,要求必须将其置于最显赫、最尊贵、最高旷、最醒目之处,并且要遵循“前庙(祠)后寝(墓)”的原则,应将祠庙及其他建构筑物和设施都置于寝陵的前下方,因为古人有前卑后尊的观念。腾冲国殇墓园的规划设计恰恰是能够极巧妙地利用地形,按照这个思路,把烈士冢和烈士塔安放在墓园最后方的小团坡(陵)上,“忠烈祠”则建于小团坡的前方山麓。

     墓园的朝向也就是入口的朝向,取“坐南朝北”,既结合了场地条件便于对外的交通联系,又源于周代葬制的影响。《礼记·檀弓》:“望反诸幽,求诸鬼神之道也;北面,求诸幽之义也。”盖因北面(玄武)主幽,幽者为阴,陵寝属阴宅,据此观念,取坐南朝北是有道理的。

(五)

    国殇墓园每座单体建筑,都具备很高的文化艺术与历史文物价值,其造型展现中国汉式建筑和腾冲地方传统建筑的特色,朴素典雅,庄重静穆,不华丽不张扬,既有观赏性,又有实用性。而且充分做到依山就势,因地制宜,就地取材,与环境高度融揉协调,经受得起时间的考验,切合陵园类建筑对观光凭吊者必须赋予的诸多形象特征和精神意蕴。

    墓园园门采用闪八字形三滴檐(两壁夹中壁)、中间开门洞的影壁(照壁)式大门,门洞外侧上方悬挑出发戗的厦顶,翼角飞扬。门洞瓦顶上面镶嵌着李根源先生题书的《腾冲国殇墓园》石刻碑匾。门墙为粉墙黛瓦,门洞两边的墙面上左绘青龙、右绘白虎.显示出墓园本身的规格与属性。此大门的设计构思,能在地方传统照壁的基础上又有明显的创新和提升,独具特色,导向性强。进门两边为值班接待室和书刊文献展售台,非常实用。

    进门右边靠墙脚的草坪上,有一低矮、圆形的倭冢,埋着侵腾日军的遗骨。这些曾经穷凶极恶屠杀奴役中国人的刽子手,最终的结局是充当了日本法西斯恶魔的炮灰,将永远受到全中国全世界爱好和平的人民的痛恨与蔑视,并唤醒人们随时防范外来侵略的警觉。

    从大门沿中轴线直行,踏着掩映在苍松翠柏之下的石板铺砌的甬道,气氛渐渐凝重。甬道迎面,高敞的祭台台口的石壁(挡土墙)中央,镶嵌碑石一通,上书“碧血千秋”四个金字,为蒋中正题,李根源书。从两侧石级登祭台,台面宽敞,有石桌石櫈,供祭奠用。祭台衔接国殇墓园的主体建筑忠烈祠。

    上世纪80年代在甬道两旁增建两栋左右对称的二层木结构四坡顶的展览厅,作抗战实物陈列室、抗战图片展览室和书画活动展览室之用。

    作为祭殿或称享堂性质的忠烈祠,为面闊五间、进深七架梁的重檐庑殿顶、小木作(无斗栱)回廊式单层砖木结构建筑。上下檐口之间的居中部位,高悬一横匾,书写“河嶽英灵”四字,落款蒋中正。中门额枋上悬一横匾,上书“忠烈祠”,为国民政府监察院院长、大书法家于右任书。在忠烈祠前檐走廊从明间到梢间的檐柱和廊柱上,依次悬挂着以下几位抗战将领题的对联:1、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参谋总长、特级上将何应钦题“气壮山河,成仁取义;光昭日月,生荣死哀”。2、远征军司令长官卫立煌题“绝域远征,歼狂寇,克坚城,是薄伐首功,攘夷奇绩;丰碑屹立,妥英灵,藏碧血,留千秋忠义,百祀馨香”。3、二十集团军总司令霍揆彰题“歼虏下名城,重振国威惊世界;闻鼙思袍泽,频挥热泪吊英灵。”4、五十三军军长周福臣题“死有重于泰山,百战蜚声垂不朽;魂兮归来绝徼,万方多难赋同仇。”5、五十四军军长阙汉骞题:“壮志竟克酬,名在旂常,功在华夏;英灵终不泯,下为河嶽,上为日星。”6、预备二师师长顾葆裕题:“为民族争生存,战死沙场君无遗恨;痛国家犹多难,追思袍泽我有餘哀。”

    前廊立石碑五通:其一是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关于保护国殇墓园的《佈告》,落款为委员长蒋中正;其二是张砺撰写的《腾冲国殇墓园落成祭文》;其三是抗日县长张问德有名的檄文《答田岛书》;其四是云贵监察使李根源的《告滇西父老书》;其五是霍揆彰撰《忠烈祠碑》(注:原碑为“抗战烈士墓志铭”,镶于烈士塔上,后移存于腾冲李根源故居)。

    祠内中堂挂孙中山先生遗像,上悬“天下为公”匾额(孙文题),两侧楹联是“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像两旁挂中华民国国旗和国民党党旗,像下方嵌刻孙中山《总理遗嘱》。其余内墙面镶满碑版九十六方,镌刻着腾冲战役阵亡将士名录,列有职衔、籍贯和部队番号。祠外侧廊沿还立了石碑,镌刻着美军阵亡将士名录和印度华侨捐资名录。

    游客怀着对这万名以身殉国者的无限尊仰悲情,继续缓步登上小团坡的石级,满眼是一排排、一行行布满坡面的烈士墓碑。碑石苔痕斑驳,草丛树影婆娑。我们的心好像返回到那血肉横飞的战争场景,英雄们在为争夺一寸寸土地而白刃拼杀,他们吰然倒下,前仆后继,用他们宝贵而年轻的鲜活生命,换取来国土的光复。

    烈士塔形如利剑,直指苍穹。全塔自下往上,由基座、塔身(剑柄)、塔尖(剑锋)组成。塔尖全以青石镶贴,四面书刻“远征军第二十集团军克复腾冲阵亡将士纪念塔”,上刻国徽。塔身正面由李根源书刻“民族英雄”四字,其余三面刻着二十集团军“腾冲会战概要”。

    来自国内国外的瞻仰凭悼者络绎不绝,他们在塔前献上花圈或鲜花,鞠躬叩首,徘徊流连,摄影留念。此时此刻,由于心灵的震撼而引发的感悟定是:铭记历史,团结爱国,反对侵略,维护和平。

    在结束本文时,我谨以所题《挽腾冲国殇墓园抗日英烈》联,略表自己的缅怀与无限崇敬之心:“千秋不忘沦土恨,万代当歌救国魂。”

                            2015年8月  于昆明理工大学

  

版权所有:九三学社云南省委员会 滇ICP备13005073号 Copyright©2004-2013 www.93yn.org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0871-65152994 技术支持:沃德软件


扫描二维码
即刻关注云南
九三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