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乡村的云南探索——九三学社中央围绕乡村环境综合治理赴云南调研

发布日期:2018/4/28 11:12:53     浏览次数:746

“新农村建设一定要走符合农村实际的路子,遵循乡村自身发展规律,充分体现农村特点,注意乡土味道,保留乡村风貌。”2015年1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云南大理调研时,对乡村建设的理想状态做了这样的阐述。4月21日至26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九三学社中央主席武维华,全国政协副主席、九三学社中央常务副主席邵鸿带领调研组围绕“乡村环境综合治理”赴云南开展党派大调研。

坚持走可持续发展之路

大理位于云南省中部偏西地区,是全国唯一的白族自治州。下关镇东沙坪村村民李玉武把从牛圈里收集到的800多公斤牛粪运到三轮车里,准备拉到顺丰洱海环保科技有限公司的废弃物回收站。以往这些粪便都被扔掉,现在村民却当成了宝贝。李玉武说:“我家养了26头牛,每天产生800多公斤牛粪,废弃物收集站收购牛粪的价格是每吨80元,每天仅这一项收入我就有70多元,每月2000多元。”

洱海流域每年产生的畜禽粪便、农作物秸秆、餐厨垃圾等废弃物371.9万吨。其中已处置 172.55万吨,占46%,剩余199.35万吨有待处理。云南顺丰洱海环保科技公司负责人钟顺和说:“我们建成3座有机肥加工厂,18座废弃物收集站,每年可以收集处理废弃物80万吨。截止到2018年3月,已收集各种类型有机废弃物100.17万吨,减排COD3.71万吨、总氮0.24万吨、总磷0.09万吨、氨氮0.04万吨。”

4月21日,武维华一行调研九溪生态河道治理和湿地建设项目

“当前农村面源污染是河湖水体污染的主要来源之一,也是治理难点所在。近年来,各级政府高度重视河湖管理保护和水环境安全,并取得一定工作成绩,但部分河湖流域污染防治压力依然很大。农村面源污染防治与河湖生态环境治理是一个综合性工程,需要集中力量开展多领域、跨学科、系统性的研究。”九三学社中央第十六次科学座谈会上,武维华指出。

“利用洱海流域畜禽粪便等废弃物为原料生产生态有机肥的模式既可以促进农民增收,又可以解决面源污染问题,降低了资源利用强度,提高了循环利用效率。对洱海保护,环境治理,发展生态农业起到很好示范作用。”调研组成员,九三学社大理州委主委杨增铭说。

绿色化、生态化是现代化农业转型升级必由之路。调研组成员,农业农村部农村社会事业发展中心副主任李增杰说:“治理农村环境需要社会各方面力量的参与,需要充分发挥社会资本的整合、组织、协同、参与等功能。”

调研组认为,近年来,我国粮食连年丰产。但耕地地力严重不足、有机质下降、生态环境恶化已经成为中国农业可持续发展的“拦路虎”。农业面源污染的最大特点是隐藏性、长期性和分散性。发展循环农业,改善生态环境的关键是要转变农业生产理念和生产方式,顶层设计方面要加强对环保问题的考虑,真正实现绿色可持续发展。

“农村环境,农民应是治理主体”

“苍山不墨千秋画,洱海无弦万古琴。”在云南九大高原湖泊中,洱海人口密度最大,有80万人一直饮用洱海水。古生村东临洱海,西靠大丽路,村庄沿洱海而建,从南至北蜿蜒2公里,有439户、1842人。54岁的杨万斌是古生村村民,他家是“三坊一照壁,四合五天井”的传统白族民居。

“老杨,你家有几口人?家里有多少亩地?家里有自来水吗?生活污水怎么处理?”走进杨万斌的宅院,邵鸿与他拉起家常。

4月24日,邵鸿率调研组走访大理喜州镇古生村村民杨万斌家

“我家有6口人,2.7亩地。现在,土地流转每年收入5000多元,我在下关镇做物业管理工作,每月还有4000多的收入,现在生活过得挺好!通过政府补贴,我们村家家户户都建起化粪池,生活污水经过过滤后排到农田、循环利用,不让污水流进洱海。”杨万斌说。

“农民是农村环境问题的制造者,也是直接的利益相关者,就决定了农民应该是农村环境问题治理的核心主体。建议给乡村治理多一点耐心,在政府的引导下,充分调动农民积极性进行乡村环境治理。”调研组成员,自然资源部土地利用管理司副巡视员张辉说。

蓄水量206.2亿立方米的抚仙湖位居滇中盆地中心,属珠江流域南盘江水系,平均水深92.5米,是全国仅存水质最好,蓄水量最大的深水型淡水湖泊。55岁玉溪市河西村村民李云文,对抚仙湖充满感情。他说:“抚仙湖是玉溪的‘眼睛’。我从小在湖边长大,以前经常看到有人在湖边洗车,生活污水都直接排到湖里,我很痛心!现在政府投资,在村里安装了污水处理系统,树立乡规民约,通过宣传增强大家保护抚仙湖的意识。为了保护抚仙湖,我们村沿岸农田减少了种烤烟的规模,减少化肥使用量,湖边水质得到改善。”

“农村环境综合治理,包括云南比较集中的高原湖泊治理等问题,牵涉面广,涉及到方方面面的问题。推动科学治污工作的实施,就要在具体实践中处理好8种关系,即政府和市场,中央和地方,保护和发展,效益和成本,眼前和长远,政策、技术和管理,治污和发展模式,重点和一般的关系。”在专家组意见座谈会上,邵鸿指出。

4月24日,调研组在古生村调研

“要以农村文化振兴为主线,以农村社会重构为核心,以产业优化调整为方向,形成乡村环境综合治理良好氛围。通过精神回归去重建美丽乡村。同时,农村农业发展要和环境保护结合在一起,不能割裂开。否则再好的政策和技术老百姓不接受,也是‘孤掌难鸣’。”九三学社云南省委副主委,云南大学教授段昌群说。

农村环境,农民应是治理主体。调研组认为,一方面要从农村环境治理的稳定性、精准性、可持续发展性的角度来确定农民的主体地位,一方面要清晰精准定位政府的引导角色和监督作用。只有赋予农民主体地位,还农民自主治理农村环境的权利,尊重农民治理和发展意愿,才能把农村环境问题与农村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有机地结合起来,从而有序、彻底解决乡村环境综合治理问题。

让美丽乡村真正落地生根

“剩饭剩菜算‘湿垃圾’,扔到这个筐里;塑料瓶算‘干垃圾’,就扔到这个筐里。现在村里可干净了,大街有人扫,垃圾有人收,环境不比城里差!”玉溪市澄江县白土坡村,李大爷指着院里两个垃圾筐,兴致勃勃地向我们讲解着垃圾分类知识。这两个标示着“干垃圾”和“湿垃圾”字样的垃圾筐,是由政府统一免费发放给农户的。

“村民将垃圾分类后投入对应垃圾桶,保洁员对村内垃圾桶收集的‘湿垃圾’纠错后直接投入生物有机垃圾降解设备进行堆肥处理,堆肥成品用于农业种植;对‘干垃圾’二次分类按可回收垃圾、有害垃圾和其他垃圾再次分类并对应投放到环保垃圾屋。我们每天可以处理500公斤垃圾,服务方圆5公里的村民。按有机肥每吨1200元计算,市场化后垃圾处理站每年将有18万的收益。”有机垃圾处理站负责人杨峥说。

“这种垃圾分类的方法简单易行,老百姓一看就懂!乡村环境综合治理意义重大,可以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促改革可以不断提高乡村治理水平。调结构和转方式融合起来,通过乡村环境治理倒逼产业升级,倒逼高质量发展,倒逼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惠民生,坚持防治污染,全力办好惠民实事,着力提升农村居民幸福指数。”九三学社中央副主席赖明说。每到一地,他都仔细察看,或走进垃圾处理间了解无害化处理,或掀开垃圾堆放罐盖了解农田垃圾搜集情况,边看边问边思考。

4月25日,调研安乐村

“生态环境建设和人居环境改善,不能仅靠政府一直投入,要广泛动员社会各界的力量。建设美丽乡村过程中,群众获得感很重要!空气里有没有恶臭、村头是不是垃圾飘舞,生态环境的好与坏是每一个人都能亲身、直观地感受得到的。”调研组成员,住房和城乡建设部村镇建设司副司长王旭东说。

建设生态宜居的美丽乡村,是贯彻乡村振兴战略的题中应有之义。中共中央、国务院今年1月印发《关于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意见》,将“农村美”与“农业强”“农民富”并列为实现乡村全面振兴的三大目标,强调“以绿色发展引领乡村振兴”,打造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发展新格局,突出了乡村生态环境保护与治理的极端重要性。2月,《农村人居环境整治三年行动方案》正式出台,明确以建设美丽宜居村庄为导向,以农村垃圾、污水治理和村容村貌提升为主攻方向,加快补齐农村人居环境突出短板。

调研组认为,乡村环境综合治理是对人民群众从“求生存”到“求生态”、从“盼温饱”到“盼环保”诉求的最直接回应,是走“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发展之路的生动实践,是农民生产生活方式的深刻变革。要以农村人居环境治理为抓手,将经济优势、发展优势转化为资源优势、生态优势,推动实现百姓富与生态美的有机统一,兑现“绿水青山”的承诺。

山川林木葱郁,河湖鱼翔浅底。这是建设美丽乡村的美好蓝图。九三学社将积极履职尽责,不遗余力地为建设美丽乡村献计出力。(文/图 杨琴冬子)

  

版权所有:九三学社云南省委员会 滇ICP备13005073号 Copyright©2004-2013 www.93yn.org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0871-65152994 技术支持:沃德软件


扫描二维码
即刻关注云南
九三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