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殷呼“唤” 绿水“青”山——记九三学社社员、中国污染生态学奠基人王焕校

发布日期:2017/10/12 14:47:36     浏览次数:533

王焕校,浙江仙居人,1933年生,1985年加入九三学社。云南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污染生态学教授,云南大学,华东师范大学兼职教授,博士生导师。云南省政协委员。中国污染生态学学科的奠基人。曾担任过云南省滇池污染治理专家组副组长,云南省环境学会副理事长。多年来担任了学生社团云南大学唤青社的指导老师、顾问老师,民间环保组织“绿色昆明”副理事长。

    王焕校教授84岁了,身材依然挺拔,宽平肩,头发花白,梳着整齐的三七分头,弯弯的眉毛与眼角,高鼻梁,丰毅的嘴唇微微闭着,干净整齐的针织开衫配西装裤,给人一种天然的尊敬感。他拉开门,热情的招呼我们进门,同来的小伙儿暗呼:“王教授好帅啊!”

    第一次与王焕校教授打交道,是2010年,那时我刚刚到九三工作,碰巧遇到开全委会,会前有一个科学报告会,邀请的正是王老。那次会议上,王老讲述了自己与九三的故事,其中讲到自己和其他九三前辈顶住压力,阻止了本是板上钉钉的用化学制剂清除滇池蓝藻的行动,捍卫了所有昆明人,甚至可以说是云南人的饮用水安全……那一次,仿佛是冥冥之中为我安排的一次入职洗礼,我被深深的震撼和感动,在王老的讲述中我看到了什么是九三风骨,什么叫“民主与科学”,虽然还不敢说认识了解了九三,但那一份崇敬和感恩就已经在心里生根发芽,长成了我步入工作岗位的初心。

 

中国污染生态学第一人

    1956年,毕业于南京大学生物系的王焕校教授留校任教,1958年调入云南大学生物系工作。他长期从事植物生态的教学和科研工作,有丰富的实践经验,积累了大量的资料。随着环境污染的愈演愈烈,引起了王教授的担忧和思考,他希望运用植物生态学为治污服务,并做了很多尝试。

    从事污染生态学,源自一次偶然机遇。1973年在广州工作期间,王焕校听有人说:植物能吸收环境中的污染物并能把它分解为无毒。同期,南京大学仲崇信教授来信中也谈及类似的内容。听到这个消息时,王焕校感到万分惊奇,不可思议。他隐约感到这是一个未知但可能很有价值的新的研究内容,是植物生态学如何走向社会,为经济、环境服务的新的领域。王焕校是从事植物生态工作的,偏向宏观,而污染生态学主要是微观方面的研究,涉及化学、植物生理、生化、形态解剖,他没有实验室,更没有任何仪器设备,一切要从零开始,困难重重。

    很多人不理解,认为他是标新立异,想出风头,劝他回头搞植物生态工作。但王焕校教授的性格与他的研究一样一丝不苟,认准了,无论有多大压力都要坚持干下去。他自学有关知识,组建团队,引进人才,为了不影响教学任务和实验室老师的科学研究,他只能在星期天、节假日和晚上做实验,困难可想而知。
   功夫不负有心人。1980年他首次在生物系开出污染生态学选修课。这是一次大胆的尝试。幸运的是,该课程得到了学生们的充分认可,给予了他莫大的信心和勇气。

    1984年,昆明开办全国污染生态学培训班,受中国环境学会委托,王教授主讲污染生态学课程。来自全国120多位学员对该课程很感兴趣,催促早日正式出版。经过10年的教学实践,终于在1990年云大出版社首次出版了《污染生态学基础》。该书出版后,获得了全国同行高度好评。在生态学界引起较大反响。省内外不少高校将这本教材作为生物系、环境科学系学生的教材。1998年,高教出版社委托他编写《污染生态学》教材。该教材2000年由高等教育出版社出版,2002年再版,这是高等教育出版社在污染生态学领域出版的唯一一本本科生和研究生教材。其中本科生教材获教育部优秀教材奖。2012年,高等教育出版社又出版了第三版。该教材被全国不少院校列为本科生和研究生的教学用书,也是中科院研究生院的必修课教材。为更方便使用这本教材,2006年由他和他的爱人吴玉树教授联合编写的《污染生态学研究》在科学出版社出版,成为该教材的配套参考书。
    他先后主持完成国家和省自然科学基金项目等10余项,发表论文80余篇,编写出版多部学术著作,并曾获省部级一等奖2项,二等奖2项,三等奖2项。

    王焕校教授在国内生态学界颇有声望,他是国内污染生态学的创始人,也是云南环境保护事业的重要开拓者。他曾任中国科学院生物学部咨询委员,云南省政协委员,科协委员,昆明市政府科技顾问,中国环境学会理事,云南省环境学会副理事长,华东师范大学兼职教授、博士生导师。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他先后培养博士、硕士研究生30多名,他指导的研究生和培养的学生遍布海内外,很多已经成为所在学科及其领域的带头人。

  

与九三的奇妙缘分

    加入九三,用王老的话来说,是一次“奇妙的缘分”。

    王老的“出身不好”,他有个娘舅在台湾是国民党中将。这在当时是不能参加“中共”的。而且他也没有参加民主党派的愿望,只是想当一个“自由战士”,逍遥自在。

    曲仲湘是王焕校的导师,曲老自1956年调云南后,致力于九三学社云南地方组织的创建工作,他教学经验丰富,学术思想活跃,敢直言,能在各种场合提出自己意见,不怕得罪当权者,是一个知无不言,言务必尽的党的诤友。王焕校教授和他长期相处,受他影响,开始认识九三。

    王焕校教授有一群无话不说,亲密无间的挚友。如刘邦瑞、赵丛礼,郑玲才,黄玉生,邓德仁、青长庚等等,他们都是当时九三组织的成员、领导,也是我省环保事业的先导者。翻开云南九三简史,这些德高望重的九三前辈的名字赫然在目:刘邦瑞曾任省政协副主席、九三省委主委、省环境学会副理事长,赵丛礼是省人大常委、九三省委副主委、省环境学会常务理事,黄玉生是省政协常委、九三省委副主委、省气象局副局长、省环境学会常务理事,邓德仁是九三省委常委、省水利厅副厅长、总工,省环境学会常委,郑玲才是省医学学会副理事长、省环境学会常务理事……当时有人戏称云南省环境科学学会就是九三云南省环境分社。王焕校当时也担任云南省环境学会副理事长,与他们经常相聚在一起谈环保、谈九三、谈教育事业,也谈国事、家事。真可谓是“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时任省环境学会常务副理事长、省城乡建设环境保护厅副厅长邹桂岩不止一次得对王焕校说:“你的这些九三朋友真了不起,不为自己,不拿一分钱,但工作干得比我们环保局的干部还要扎实和认真!”王焕校为朋友感到骄傲,也从他们的优秀品质进一步认识了九三。他也渐渐萌生出加入九三的愿望。

    1985年7月的一天,在海埂体育中心,省里召开滇池污染治理战略讨论会,傍晚会议结束,王焕校跑到曲老(曲仲湘)的房间想“吹吹牛”,敲开门,看到刘邦瑞、赵丛礼、黄玉生、青长庚都在,“哦,原来九三开会啊,那我走了”王焕校正要走,曲老叫住了他,“来来来,我们就是在讨论你的事呢!”把他拉回来坐下,才知道,大家在讨论的,原来就是让他入社的问题。曲老拿出入社申请表,让他当场填写,刘邦瑞、赵丛礼当他的介绍人,曲老当场签字,就这样,王焕校入社了。

    这样一来,“九三云南省环境分社”的队伍就更壮大了,他们一起做的课题《三聚磷酸钠环境评价》获得省科技成果一等奖,《开远市区域环境影响评价及规划》获得省科技进步二等奖;通过湖南、广西、贵州、云南岩溶地区环境状况及发展规划的调研,起草了《大西南连片贫困岩溶地区脱贫与振兴经济建议报告》,在北京经过国家科委、计委、民委、国务院扶贫办及50多位专家的论证,顺利通过,获得好评;他们参加了滇池治理的各种调研,在“一湖四片”、“发展桉树林”、“建怒江发电站”和“人才引进标准和规范”等等问题上都提出了与当局的不同意见,并分析原因,提供根据,坚守了“九三人”的正义和良知。

    九三学社在环保界的名气是“响当当”的。

 

环境的守望者和行动者

    王教授是治理滇池的先驱,他坚持滇池流域可持续发展的理念,坚决反对现代新昆明建设中忽视滇池生态承载量的开发,在以经济增长为王道的社会环境下避免了社会的急功近利。王焕校不喜欢别人用“环境斗士”来形容他,他说自己更像是一位“环境的守望者和行动者”。

    王焕校爱提意见,提问题,是让各大会议警惕和头疼的一号人物。但他在环保界的地位,让任何有关环保的会议都绕不开他。1997年的一天,环保局有人给王焕校打电话,邀请他参加一个“关于滇池问题的会议”,并侧面提醒他,“这是国家环保局的意思”。等王焕校到了,才知道,这是一个主张化学除藻的环评会。会议由省政府办公厅主持,还有国家环保局两个副司长,国家环科院原院长,院士刘某某参加会议,会上,这位刘院士大谈特谈化学除藻的优点:省经费、见效快。还从科研的角度分析得头头是道,讲完后。主持人让专家提意见,会场鸦雀无声,没有一个人接话,王焕校教授坐不住了,站起来直接问那位院士,“这个药是我国自己制造的还是进口的?它的配方是什么?之前有没有试点进行过实验?”三个问题,把刚才夸夸其谈的院士问得支支吾吾,原来这种化学制剂是澳大利亚生产的,之前没有在任何地方进行过试验。王焕校教授提出,滇池的定位是饮用水源地,如果出什么差错,影响的是整个昆明百姓的健康安全,他专业而尖锐的提问、应用各种详实的数据与刘院士辩论,坚决反对在滇池使用化学制剂除藻。会场气氛一度陷入尴尬,最后,会议妥协,在草海拿出两平方公里的水域进行试验。王焕校教授还不罢休,他要求要有第三方机构对试验进行监测。最后,会议协商,由云南大学化学检测中心(国家批准的有资质的检测中心)和昆明医学院公共卫生检测中心一起对试验进行跟踪检测。

    散会后,有人拍拍王教授的肩,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你又何必呢?”

    果不其然,经过一个月的跟踪监测,经过化学除藻的水样中检测出两种致癌物质,在鉴定会上,厂方代表对这个结果表示强烈不服,他们反驳检测机构不合规,检测方法不科学。一向儒雅的王教授再也坐不住了,他厉声呵斥厂方代表的无知和不负责任,根本没有资格发言!他拿出两个检测机构的资质证书,从专业的角度论述了检测方法的科学性,让对方哑口无言。终于,化学除藻的项目被立即终止。

    后来才知道,这个化学制剂虽然是澳洲发明的,但在澳洲本身就没有通过测评。事后采访王教授,他说,滇池太重要了,既然要我来开会,我当然就要为我的行为负责啊! 

    自那以后,王教授也有了一个外号:“王大炮”!

    这样的事,王焕校教授干过很多次,他在开发项目的环评中坚持立场,曾反对在轿子雪山核心区、苍山核心区建索道,反对在一个滇金丝猴保护区修直通猴子生存区域的公路等。在滇池治理,牛栏江调水,现代新昆明建设,金光集团云南开发项目中,他让决策者,公众了解到项目的负面环境影响,让公众了解到事实的真相。

    80年代,一位副市长要在滇池边引建一个皮革产,在环评会上,大家都不敢发言,只有王焕校、刘邦瑞和赵丛礼站起来联合反对,在会上列举了皮革厂将会对滇池造成的污染,而且违反了省市人大通过的不准在滇池附近建造工厂的禁令,并在会上放言:“你敢建,我们就到中央去告你!”使得皮革产项目最后也不了了之……

    王焕校敢说,爱说,而且说的都是正道。他曾担任三届政协委员,每次省政协开会前征求意见,他都提出切中时弊的中肯意见,经常得到省委领导的当场批复。

    但王焕校也有无奈的时候。在“轿子雪山核心区、苍山核心区建索道”的环评会上,他坚决反对,理由是核心区不能动工程,拒不签字。结果国家环保局、国家林业局和旅游局一致通过把这两个建索道的区域改为非核心区。索道工程按计划动工了……

    78年恢复高考的时候,曾担任过副省长的某校领导亲自到云南大学生物系召开会议,想要破格招收组织部长的儿子(分数不达标),所有的老师都沉默,他站起来:“关系是关系,可那些分数比他高的孩子怎么办?”讨论没有通过。散会后,校党委书记一个人落寞的站在原地,王教授看着他的背影,觉得他“很孤独,很可怜”……

 

殷殷呼“唤”  绿水“青”山

    2011年,王焕校被第四届SEE·TNC生态奖提名,评委会给他的评语是:“王焕校,半个世纪坚持主张用生态治理的方法保护滇池;作为大学教师,倡导并支持学生参与环境保护行动,为民间环境保护组织培养了大批骨干力量;彰显出知识分子有良知、有操守、是非分明,努力践行的品性。”

    “唤青社”,是王焕校教授除了本职工作以外,倾注心血和感情最多的一个“家”。殷殷呼“唤”  绿水“青”山,是王教授坚持了一辈子的事业,因此当20年前云南大学生态专业四个女生成立唤青社的时候,王焕校教授义不容辞的担任了社团的顾问。二十年来,风雨无阻,全心全意支持唤青社。他参与社团重大活动的策划;与校各级领导和省、市环保厅(局)领导沟通,汇报工作,取得支持;筹集活动经费。由于大家的全力支持,20年来,唤青社没有发生过经费困难问题。在王焕校教授的指导下,唤青社把这些经费用来开展环境教育、垃圾分类与治理;还参与了云南三江源、松华坝水库及盘龙江、云龙水库污染及治理调查、黑颈鹤、红嘴鸥保护调查等,为当地环保事业做出了很大的智力支持。唤青社也逐渐发展成为全国最有影响力的学生社团之一,并培养了一大批目前活跃在公民社会组织的骨干超过40人。

    王教授把“唤青社”称做自己的“家”,每年总有几批“唤青人”到家里探望王老,跟他谈话、解闷,帮他做做家事,生病时甚至替他洗脚、剪指甲……这种感情早已超越了师生的情谊。他们经常到王老家门口的一家小餐厅聚餐,“老奶洋芋”“红烧牛肉”“松鼠鱼”“麻婆豆腐”“苦菜酥红豆”是连服务员都能熟记的“唤青菜”……

    对于环保,王教授还有很多想法,很多事想要做,他的心愿,是九三学社能够组织起零散的环保人代表九三力量,就像以前“九三环境分社”的时候,为环保事业守护下去……

    王教授眯了眯耄耄的眼睛,回想起年轻时候,与刘邦瑞、赵丛礼、郑玲才、黄玉生、邓德仁、青长庚等好友,经常在周末相邀着环滇池骑行,饮风赏景;轮流着做东聚餐,谈天说地、讨论国家大事及环保事业。他们最喜欢在赵丛礼家相聚,因为他家“能招待”,每人都会有一杯咖啡,晚上大家都不太敢喝,怕失眠,只有王焕校一口气喝了三杯,结果真的一夜兴奋到天明……

    如今,王教授的这些一同“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的好友都相继离世了,他的亲属儿孙又都在国外,老人一人难免孤独。王老的茶几玻璃下面,密密麻麻压着很多照片,有家人的合照,以前工作调研的照片,只要一低头,过去的回忆就汩汩流出。

    他想起入社的时候就立下的誓言:“我是从九三成员的人品、精神认识九三组织,年轻社员、广大云大师生和各级干部也会从我们的表现来认识九三组织。榜样的力量无穷无尽。我必须以身作则,严格要求自己,做一个真正的‘九三人’”。

    王焕校做到了。一个人的力量可能不大,但坚持真理,忠于事实的人的影响力却是无穷尽的。王教授从老师曲仲湘那里学到了“知无不言、言务必尽”,他自己指导的学生中包括同是九三社员的段昌群教授,云南省环境学会理事长李唯,也秉承了他做实事,说真话的治学和工作态度,成为西南自然保护和环境治理中的意见和行动领袖……

    在第三批“九三楷模”表彰中,王老的学生李唯的颁奖词是这样写的:“面对强权,无媚态;面对威逼,不妥协;面对利诱,不俯首!”

    这段话,也献给王焕校教授。(彭超  杨帆)

  

版权所有:九三学社云南省委员会 滇ICP备13005073号 Copyright©2004-2013 www.93yn.org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0871-65152994 技术支持:沃德软件


扫描二维码
即刻关注云南
九三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