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艺天地 > 散文

费城记忆

发布日期:2017/1/3 0:00:00     浏览次数:2318

    从高中时期学习世界历史开始,费城很早就留在记忆里了。尽管已经相识,却一直未曾谋面,就这样过去了很多年。然而,有心之人,终能遂愿——中华全国律师协会选定费城作为我们第四期“涉外律师领军人才”培训班的“家”,对于喜欢历史的我,真是再恰当不过了。

    到达费城后的第一天,我们走进了堪称美国历史源头的费城的老城区。1774年第一次大陆会议的会址Carpenters' Hall并没有恢宏的气度,暗褐色的有些斑驳的外墙倔强地证明着它的非同寻常的履历。曾经属于本杰明﹒富兰克林所有的、从殖民地时期一直沿用至今的古老邮局保持了200年前的陈设。18世纪的印刷工具仍然有条不紊地运转着,咔嚓咔嚓的声响维系着过去的岁月不会褪色……听闻着历史的声音,感受美国社会别样风格的现代法律生活,这一个月的时光让我紧紧跟随,不忍放慢脚步。

    亲历了这些历史的遗迹,我们更加专注谨严地投身于之后的课程学习中。授课的老师既有美国天普大学比斯利法学院的教授,也有实践经验丰富的美国律师同行和投行业务专家,涵盖了美国的公司法律实务、合同法、刑法、知识产权法、公司及个人破产法、金融衍生工具等广泛的领域,可谓丰饶而且色彩纷呈的法律风景。

    于我个人而言,11月2日的美国刑法课是培训开始以来的一个小小高潮。来自美国天普大学比斯利法学院的Jennifer Bretschneider教授曾经做过宾夕法尼亚州的检察官,话语简洁而直爽。她详细对比了美国联邦与费城所在的宾夕法尼亚州两个不同的刑事司法体系,并坦言:宾夕法尼亚州的刑事司法对犯罪行为的惩戒较之联邦法院更为严厉,因而被告都倾向于在联邦法院接受审理,但只有符合法律规定的条件才能如愿。这让我想到了国内非常流行的一个俗语,叫做“钻法律的空子”,往往是被人们以负面评价来谈论的。其实,法律如同国家制造的一种“公共产品”,人们从利己的角度并在法律许可的范围内使用这一产品,与日常生活中我们享有的“消费自主权”是完全一脉相通的。所谓“法律的空子”不过是法律这一“公共产品”与生俱来的组成部分,合法的利用规则不仅不应遭受道德的诘难,反倒是法治的一种存在方式,理应得到尊重。

    别开生面的是,Bretschneider教授让我们模拟了一场美国刑事法庭的交叉询问,她自己扮演出庭作证的警察,接受作为检察官的我和担任被告辩护人的山东赵律师的询问。假定的场景是:被告走进一个商店并偷走了一个棒球,他走出商店的时候脚步匆匆并不时地回头张望。我的职责是通过对出庭证人的询问,以使现场的陪审团成员一致认可被告盗窃一个棒球的事实成立。由于是临场发挥,对询问的要点疏于把握,我向出庭警察提出的诸如“被告走出商店时,你是否看清了他的面容?”、“你拦住被告的时候,他有什么反应?”、“被告背包里的棒球是否附有商品标签?”等等问题并不能锁定被告偷窃棒球的唯一性,因而没有打动由8位律师同学组成的陪审团,她们一致认定被告无罪。虽然输了,这样的“实战”又一次启蒙了我——律师不仅需要缜密的逻辑思辨,良好的语言表达能力殊为重要,有时可以在不利的诉讼情境中取得拨云见月的效果。倘若当时我的询问是“被告背包里的棒球是否留有指纹?”、“棒球上的指纹与被告的指纹是否一致?”、“被告背包里的棒球与被窃商店里的其他棒球在外形、款式、颜色方面是否相同?”、“被窃商店发现少了一个棒球的时间与你拦住被告并从其背包里找到棒球的时间是否紧密衔接?”,结果或许就大不一样了。交叉询问在美国刑事司法中对于发现案件事实的重要意义也由此可见一斑。这堂模拟课令我们这群商事律师热情高涨,原来刑事诉讼也是如此充满了魅力。

    此外,美国的个人破产制度也特别引人入胜。Susan Dejarnatt教授介绍说:“个人破产”使债务人获得一个崭新的开始,债务人由此得以恢复“经济健康”,这对债权人而言也是公平的,他们不必为了维护自己的债权而踏破法院门槛与其他债权人相互争夺。个人破产请求的提起可以自动终止针对债务人财产的一切分割行为,因此债务人对个人破产程序拥有一定的控制能力。Dejarnatt教授还特别提到:刚刚在2016年11月赢得大选的美国当选总统唐纳德﹒特鲁普就是善用这一规则的高手,他曾经就其拥有的一个赌场及一项娱乐物业申请个人破产保护,从而实现了债务豁免的目的。美国的《消费者破产法》就个人破产提供了两种路径,分别在该法的第7章和第13章作了详细规定。第7章赋予个人破产者请求直接清算的权利。个人负债如果是善意且非欺诈的,那么只要将其所有的全部非豁免财产移交出售并由债权人按比例分配,债务人就可以免除其所有债务。当然,债务人还必须遵循如下的法定程序:(1)债务评估;(2)提出个人破产请求和财产明细;(3)支付申请费;(4)通过财富测试;(5)出席债权人会议;(6)取得债务豁免。这些工作常常是债务人委托专业律师来完成的。与之相比,第13章赋予债务人“超级豁免”的机会,债务人享有的债务豁免范围较第7章更为宽泛,甚至包括了因如下原因产生的个人债务:(1)故意和恶意毁坏财产;(2)夫妻财产清算;(3)某些类别的罚款和刑事处罚。同时,债务人可以申请个人重组以继续保有其已经抵押的财产,而第7章项下的债务人却要失去其所有的非豁免财产。不过,为了获得“超级豁免”,债务人需要满足的条件更加严苛:(1)债务人必须有日常收入;(2)债务人必须提交一份3-5年的偿还计划;(3)还款必须支付给受托执行破产方案的信托人;(4)优先债权必须全额偿还;(5)债务人必须就担保债务与债权人达成偿还协议并取得法院同意。为了防止债务人利用“个人破产”恶意逃避债务,《消费者破产法》第7章或第13章都明确限定:同一债务人首次提起个人破产申请与其第二次申请必须间隔至少8年。

    我们国家目前还没有个人破产方面的立法。随着自然人个体参与经济生活的广度和深度迅猛发展,因商业风险而陷入经济困境的自然人已并不鲜见。他们不仅面临债权人的合法追索,还可能在法律诉讼中由于无力偿还债务而被人民法院依法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以致日常消费行为受到限制。这对债务人及其家庭生活的影响不容小视。美国的个人破产制度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破产自然人的债务重压,使他们东山再起,并有了重启经济生活的机会。其积极意义或许可以借鉴一二。

    如果说内容丰富的课堂教学是绚丽的繁花,那么参观美国的法律机构则让我们领略了急风骤雨般的法律职场生活。

    11月22日早晨,我们在清丽的阳光下步行来到了费城的仲裁中心。一进去就感觉里面的人步履匆匆,原来今天有几十个仲裁案件等待开庭。担任仲裁员的大部分是执业律师,他们在仲裁中心一位女士的带领下进行了忠诚履职的宣誓,然后迅速分散到各自的仲裁室作好开庭的准备。我也走进了一间仲裁室,三位仲裁员早已在仲裁席前就位。他们得知我是来自中国的律师,就主动和我攀谈起来。左边一位络腮胡子的先生介绍说:他是为联邦政府工作的律师,另两位都是私人律师;他自己持中立立场,两位律师则分别倾向于仲裁申请人和被申请人,这样的配置可以尽可能保证仲裁的公正性。接下来是两个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的庭审。第一个事故发生于2014年2月1日,两名仲裁申请人接受了双方代理律师的交叉询问。相比之下,被申请人律师的提问更能切中肯綮。她特别指出:申请人之一在一个月之前当面向她所作的陈述与今天的当庭陈述不一致;并进一步强调:其在警察到达事发现场时并没有提出身体受伤,而是几天之后才去医院检查,因此可以断定申请人的损害并不严重,存在过度医疗的情形。仲裁庭认可了这一抗辩,最后裁定被申请人赔偿18000美元。就语言的表现力度而言,这位女律师完胜了申请人的男律师,他除了对女律师的发问提出过几次无关痛痒的“反对”之外,温吞的语调实在乏善可陈!其中还有一个小小的花絮——年青漂亮的女书记员在庭审过程中居然翘着二郎腿并玩弄起手指甲,仲裁环境的宽松太出乎我的预料了。三位律师今天要审理大概四个案子,仲裁一天的收入也就250美元,比费城当地普通律师的小时收费还要低。当问起他们愿意做仲裁员的初衷时,他们的回答是改进和完善仲裁制度。

    费城的普通诉讼法院则以其高效的管理体系著称。据工作人员介绍,这个法院只受理标的额在50000美元以上的民事案件,案件受理费均为58美元60美分,不与诉讼标的额挂钩。今年截止目前,这个法院已经立案达130000件,相对于区区33个主审法官,绝对是一个惊人的数字。因此,法院聘请了大量的资深律师、退休法官甚至年青律师主持案件的调解。他们志愿提供服务,不收取报酬。调解结案的比例在百分之六、七十之间,这么高的调解率也是他们引以为傲的地方。如果调解不成,案件也必须在24个月内审结。之后旁听了一个金额巨大的建设工程承包合同纠纷案件,就是由一个女法官独任审理的。毋庸置疑,没有效率,这个法院将无以为继。

    午休时饿着肚子把这个法院上上下下走了一遍,无意中发现了一个法律图书馆,是供法院工作人员使用的,来这里出庭的律师也可以进去阅读。随便翻看了一下,竟有1729年通过的专门调整小商贩自由买卖行为的法案,那时的宾夕法尼亚还只是大英帝国统治下的一块殖民地,比美国独立早了50多年。看来,那些艰难往事就永久留在这些破旧肮脏的书籍里了。

    去费城的Municipal Court观摩当地的刑事司法程序又让我们直接体悟了刑事诉讼中的激烈博弈。我们首先看到的是初步讯问。一个声音沙哑的女治安法官通过现场视频,向已经被逮捕的犯罪嫌疑人一个个核实身份、家庭状况,并告知他们被指控的罪名,开庭日期。被取保候审的嫌疑人如果按时出庭,则只需交纳保证金的10%,否则就要全额支付,并可以被法庭缺席判决有罪。提供法律援助的公共辩护人也借助视频与嫌疑人通话,并告诫他们不要与任何人谈论案件相关的事情,否则可能被用作对其不利的呈堂证供。之后,我们走进法庭亲身感受了初步听证程序。遇见的第一个法官是一位黑人女性,曾经是一位拳击冠军,身体魁梧,声如鸿钟。她热情地介绍说:初步听证的目的主要是与控辩双方核实案情,然后决定哪些案子需要进入下一步的正式审理程序,哪些案子可以结案。同她简单交流以后,我们又来到了了另一个法庭,连续有10多个案子在这里初步听证。不大的旁听席几乎坐满了嫌疑人的家属,法庭里弥漫着一种紧迫的气氛。其中一个嫌疑人被指控非法持有大麻。但他的公共辩护人实在太出色了!经过对出庭证人的询问,这位瘦削、干练的律师指出:嫌疑人只是将包有大麻的纸巾随意扔在地上就走了,公诉人不能证明纸巾里的大麻就是嫌疑人所有,嫌疑人也没有拿去给自己或他人吸食的意图。长得一张国字脸的男法官很像我国北宋时期的包青天,他当庭就宣布公诉人的指控不能成立,嫌疑人签完字立刻就释放了。我们除了目瞪口呆,没有任何反应!另一个案子同样摄人心魄:嫌疑人被指控非法持有并买卖大麻。公诉人是一男一女两位律师,说话过于斯文,尽管有支持己方的警察出庭作证,却不能严密论证买卖大麻行为的法律定义,几次被费城包青天质问得哑口无言。又是在那位干练律师的精彩辩护下,这位费城包青天认为:嫌疑人只构成非法持有大麻一项罪名,因为他并没有实际获取金钱的回报,甚至根本就没有谈到过钱的事情;因此,大麻从一个人传递到另一个人,不能构成买卖行为。在听证过程中,他还让双方的律师把自己的辩论思路和涉及的法律向我们作了详细的解释。我想,这极有可能是我们这群中国律师才可以享受的待遇吧!离开的时候,这位费城包青天和我们一一握手。原来他是天普大学法学院毕业的,和我们当算是校友了。

    时光飞逝,从费城回到昆明,一丝忐忑涌上心头——以律师为业12个年头,未知的领域依旧如此深广。费城之行的收获正在于此。它是我法律生涯中一个及时到来的驿站,31天的经历值得静静地汲取。茫茫无际的远方有天地之大美,法律人应该是一直奔跑的骑士。              

(   北京德恒(昆明)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九三学社云南省委员会 滇ICP备13005073号 Copyright©2004-2013 www.93yn.org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0871-65152994 技术支持:沃德软件


扫描二维码
即刻关注云南
九三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