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鹏飞:“肉苁蓉之父”的从容人生

发布日期:2016/12/1 15:42:40     浏览次数:4388

一位大学教授,因对扶贫开发事业作出杰出贡献,赢得了国家和人民的点赞。

这一幕出现在今年10月16日在北京举行的首届全国脱贫攻坚奖表彰大会上。大会在全国范围内评选表彰了38名为脱贫攻坚作出突出贡献的各界人士。九三学社社员、北京大学药学院教授屠鹏飞登上颁奖台,接过2016年全国脱贫攻坚奖的奖牌和证书。

“这个奖项非常有意义,只有全国人民脱贫致富了,国家才能真正强大。我作为北大教授为什么老到农村去跑,去做脱贫的事情?因为我一个人做不了太多事情,我就想起个示范作用,希望大家一起参与。”几天之后,屠鹏飞在北京大学医学部的办公室对本报记者说。

在药学界,屠鹏飞的名字和“肉苁蓉”紧紧联系在一起,被誉为“肉苁蓉之父”。

肉苁蓉,一种极其短缺的濒危寄生植物,有“沙漠人参”之称,分布于我国西北沙漠、荒漠地区,尤其是新疆的南疆地区和内蒙古西部的阿拉善盟。它还是一种名贵中药,在我国已有两千多年的使用历史,因它补而不峻,故有苁蓉(从容)之称。

20多年孜孜不倦的努力,屠鹏飞不仅揭开了肉苁蓉的神秘面纱,开拓寄生植物大面积种植的先河,还把肉苁蓉发展成了百亿元的产业,为边疆荒漠地区的农牧民创造了一条致富之路,开创了荒漠地区精准扶贫新模式和可持续治理沙漠的新模式。

是什么样的经历和追求,成就了屠鹏飞的荣耀事业?对话屠鹏飞,才发现他的世界里不仅仅有“肉苁蓉”值得人们称颂。

醉心药学研究

一个小乡村走出两位药学大家

华峪村,位于浙江省台州市黄岩区。坐落在山脚下的这个村庄,并不一般,这里先后走出了两位知名药学学者:屠锡德和屠鹏飞。

屠锡德是南京药学院(现中国药科大学)著名生物药剂学教授,我国生物药剂学开创者,也是屠鹏飞的堂伯父,他父亲的好朋友。在父亲的支持下,1981年,屠鹏飞考入了南京药学院,进入药学专业学习。

进入大学之前,屠鹏飞没有想到,这次人生选择将他带入的中药领域,是他热爱又擅长的领域。他也没有想到,除了屠锡德,自己还将遇到一位又一位药学界泰斗,并成为他们的学生,比如中国科学院院士、生药学家徐国钧,中国工程院院士、生药学家楼之岑,他们还都是九三学社社员,其中,楼之岑还是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得者屠呦呦的导师。

刚上大学的他,每天都要辨认很多中药材。“当时老师上课总会让我们辨认植物,我总是看一遍就能记住。小时候我们家就住在山下,经常往山上跑,这些植物都见过,只不过当时不知道它们叫什么。”

由于出众天赋和优异成绩,屠鹏飞被任教于南京药学院的徐国钧教授看中,后随徐国钧继续攻读了硕士和博士学位。1990年,屠鹏飞来到北京医科大学(现北京大学医学部)药学院跟随楼之岑院士进行博士后研究。

谈起徐院士和楼院士,屠鹏飞打开了“话匣子”。他滔滔不绝地讲着两位老师的故事,就像讲述自家人的经历一样,足见他和老师之间交往的深入。也难怪屠鹏飞说,老师们尤其是徐国钧对他影响非常深刻。

在屠鹏飞看来,徐国钧院士一生非常传奇,他的忘我工作和坚强意志,潜移默化中影响着屠鹏飞。徐国钧年轻时因筛窦癌手术摘掉一只眼球,创口永远不能愈合,时刻忍受着病痛的折磨,却每天工作到深夜。晚年因脑血栓住院,然而住院后第二天,屠鹏飞去看他,病床上已经没有了人影,原来他又跑进了实验室。

看到老师经常熬夜工作,屠鹏飞忍不住提醒老师注意休息。而如今,屠鹏飞也成为学生眼里忘我工作的人。屠鹏飞的博士生吕海宁说,他们很多时候凌晨一两点离开实验室时,发现屠老师办公室的灯还亮着。

既然知道忘我地熬夜工作对身体不好,而自己还经常这样做。面对这样的“矛盾”,屠鹏飞笑着说:“人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就不会觉得辛苦。”

“我有时跟学生说,你们玩游戏玩得很晚,跟我看书写东西工作到很晚是一样的,都做的是自己喜欢的事情。”屠鹏飞笑言,“有时别人打牌‘三缺一’,喊我去放松一下,过不了一会儿,我就打瞌睡了。因为不喜欢这个。”

而老师们对屠鹏飞的影响也不仅是在科研上的。北京大学药学院聚集了包括楼之岑在内的一批九三学社社员。追随着他们的脚步,1994年,屠鹏飞如愿加入了九三学社。

立志学以致用

楼之岑院士问他:研究肉苁蓉,你做好吃苦的准备了吗

在南京求学之初,屠鹏飞的第一个想法就是怎么做出新药来,能够为人民身体健康、防病治病作出贡献。来到北京大学药学院以后,他更加积极地将研究成果推广到应用中,成为我国较早从事新药研发的学者之一。

“这可能也是大部分学药学的人的想法。药学是应用型学科,学习研究的东西有没有用,就看最后能否用到临床、生产或药物质量控制等实际工作中,而不是只发些论文。”屠鹏飞说。这也是他经常给学生们说的一句话。谈到老师的影响,北京大学药学院博士生吕海宁说:“屠老师给我最大的影响就是要把研究成果应用到实际。”

也是这种追求促使了屠鹏飞选择研究肉苁蓉。

1990年开始做博士后研究时,屠鹏飞查阅了大量的国内外文献资料和本草著作,发现名贵中药肉苁蓉在历代本草中都有记载,尤其是在传统补肾壮阳处方中使用频度最高,同时,肉苁蓉还是寄生植物,其生长特性非常奇特,若能阐明其寄生原理,建立接种技术,就可以大面积推广种植。

彼时,中药界对肉苁蓉的研究几乎空白。对于这个选择,楼之岑院士支持屠鹏飞的决定。“但是,楼先生要让我想清楚,肉苁蓉主要生长在沙漠,资源调查和样品采集都相当困难,问我做好吃苦的准备了吗。”

屠鹏飞坚持了自己的选择,从北京经过十天的车程,来到新疆和田地区于田县的荒漠中。从此,人生便与肉苁蓉联系在一起。

大漠日出又日落。从苦苦寻找到第一棵野生肉苁蓉,到研究肉苁蓉、推广种植肉苁蓉、研发肉苁蓉产品、发展肉苁蓉产业,用去了一个人20多年的光阴。当地人们对屠鹏飞的所作所为也经历了从旁观到支持再到参与的漫长过程。这其中的艰辛,外人难以知晓。

“去新疆做这些工作很辛苦,在碰到困难时,我也想过放弃。”屠鹏飞坦承,“但一想到这些事做好以后,能够对当地脱贫致富发挥很好作用,我就选择坚持下来了。”

20多年孜孜追求让屠鹏飞收获了骄人的科研成绩。目前他已成功研发新药2项,取得新药证书4个,还有一些处于临床试验或者申报临床过程中。从新药的研发到上市一般需要十几年的时间。每一项新药研发,屠鹏飞都是从发现新药开始一步步做起。

2015年,屠鹏飞及其团队获得了国家科技进步奖二等奖,用于表彰他们在中药活性成分研究和质量标准制定所作的贡献,他们建立的32项质量标准先后被收入《中国药典》和《国家药品标准》,为我国中药质量标准主导国际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

在这些光辉与成绩下,屠鹏飞承担的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项目、重大新药创制专项等国家和省部级科研项目70余项,获得的教育部自然科学奖和科技进步奖一等奖、二等奖各2项,中华中医药学会李时珍创新奖1项,发表论文700多篇,著作14部,授权专利30多项等成果似乎都可以不用提了。

但在诸多亮眼的成就中,屠鹏飞非常珍视一个“小奖”——2004年新疆和田地区颁给他的“和田地区科技特等奖”,奖励他发现管花肉苁蓉的药用和经济价值,并将管花肉苁蓉作为肉苁蓉的来源植物收入《中国药典》。这是该奖项第一次授予和田地区以外的科技人员。

“我非常珍惜,这说明我确确实实是为当地作出了贡献。”屠鹏飞的语气里透着欣慰,眼睛中闪着喜悦。

“我一直牢记一位老师跟我说的话——金钱转化为知识固然重要,但知识转化为金钱更加重要,尤其对于我们发展中国家。”他说,作为科研人员,我们应该将知识和研究成果运用到实际,去解决老百姓的问题,解决社会和经济发展中的问题,这样,我们的科研价值才能体现。

人们说,屠鹏飞是将“论文”写在了祖国大地上。

创造世界奇迹

推广种植肉苁蓉的事业做到了三项“开创”

“推广肉苁蓉及其寄主的种植,我们确实是创造了世界奇迹。”屠鹏飞介绍说,这项事业做到了三项“开创”:寄生植物大面积种植、荒漠地区精准扶贫新模式、可持续治理沙漠新模式。

经过多年的野外调查和实验室研究,屠鹏飞发现管花肉苁蓉的野生资源远比当时《中国药典》收载的荒漠肉苁蓉的资源丰富,其寄主红柳也比荒漠肉苁蓉的寄主梭梭生长旺盛,易于种植,同时管花肉苁蓉的有效成分含量明显高于荒漠肉苁蓉。

但是,由于管花肉苁蓉没有进入药典,不能作为肉苁蓉使用,尽管当时也有人收购管花肉苁蓉冒充肉苁蓉使用,但到了内地一经药品检验机构发现,都被当做假药销毁。

在屠鹏飞大量的化学成分和药理作用比较研究,并建立管花肉苁蓉质量标准的基础上,2004年7月,国家药典委员会将管花肉苁蓉作为肉苁蓉药材的来源植物收入2005年版《中国药典》。从此,管花肉苁蓉由“草”变成了“药”,为此后管花肉苁蓉的大面积栽培和发展肉苁蓉生态产业奠定了法律基础。

人工种植寄生植物,在国际上并无先例。为了解决肉苁蓉的人工种植难题,屠鹏飞吃住在沙漠,带领学生研究,并组成多学科合作协作组,突破了寄生植物种子萌发、接种寄生、冻害防治、无害化采挖、高品质加工、寄主植物高效培育种植、病虫害防治等简便易掌握的管花肉苁蓉高产稳产全套技术,并于2002年在于田县建立2000亩管花肉苁蓉高产稳产栽培示范基地,为和田地区大规模发展肉苁蓉生态产业提供技术保障。

屠鹏飞深知,解决了管花肉苁蓉大面积高产稳产的一系列技术问题,还远远不够,必须提升其应用价值,延伸产业链,才能使肉苁蓉生态产业健康发展。

他带领其科研团队开展了肉苁蓉系统的药理作用和开发利用研究,研制了抗老年痴呆症二类新药“苁蓉总苷胶囊”和治疗便秘新药“苁蓉润通口服液”,以及其他产品。

在推广肉苁蓉种植事业之路上,2012年屠鹏飞牵头的国家科技惠民项目起到了关键作用,国家科技部、新疆自治区科技厅及于田县政府投入3691万元,为管花肉苁蓉大规模高产稳产技术的推广提供了经费保障。

2013年至2015年,屠鹏飞及其团队为于田县培训管理和技术人员115人次,重点培养管理和技术人员20人,培训农牧民3000多人次,为于田县及和田地区各县发展肉苁蓉生态产业培养了大量人才;针对管花肉苁蓉大规模种植存在的问题,项目组为当地种植户免费发放了9吨管花肉苁蓉优质种子;利用高产稳产技术,对原有的9万亩低产基地进行了全面改良,年亩产鲜苁蓉从不到18千克提高到100多千克;结合于田县沙漠治理和发展规划,新建栽培基地8万亩,并逐步实现机械化生产。于田县肉苁蓉大面积高产稳产的成功,为全国肉苁蓉产区提供了示范,有效促进了新疆和内蒙古等肉苁蓉产区的发展。

以前,于田县的老百姓主要种植麦子、核桃或瓜果,人均年收入才3800多元,而且和田地区耕地特别少,一人一亩耕地都不到。而种植肉苁蓉,完全利用沙漠,不会占用耕地。

2015年,于田县肉苁蓉总产量(鲜品)12763吨,药材销售达到10419万元,切片销售2500万元,从事种植的农户超过3000户,平均每户新增收入3.47万元,带动4万人脱贫致富。

而推广肉苁蓉种植的意义远不止经济方面。发展肉苁蓉及其寄主的大规模栽培,还能够防沙固沙。“以前我国的沙漠治理基本上是靠编草方格、沙障等,三四年就烂掉了。国家投钱,农牧民就干,国家不投钱,就荒废掉了。而通过种植柽柳、梭梭,接种肉苁蓉的方式,既治理沙漠,又有很好的经济效益,国家不用投钱,当地老百姓就主动地干了,是一种可持续治理沙漠新模式。”屠鹏飞说。

至今,于田县已经累计治理沙漠17万亩,与治理前相比,于田县的浮尘天气几乎减少了一半。

时任和田地委书记闫国灿曾对屠鹏飞说:“您牵头的科技惠民项目是为和田地区量身定做的好项目,既节水,又不用脑力且省劳动力,农牧民有事干了,有经济收入了,生活条件改善了,社会就稳定了。”

投身社会服务

在社员眼里,“九三楷模”屠鹏飞无愧为时代楷模

在四川省广元市旺苍县国华镇花街村——九三学社中央对口扶贫村的一户农家院落,20多位加工中药柴胡的农村妇女忙碌着。加工柴胡所得收入给她们增加了一份满足。

旺苍县为国家级贫困县,地理位置、自然气候和生态环境特别适合中药材种植,具有1000多种野生中药材,柴胡、杜仲、大黄等都是道地药材,非常适合发展中药材产业。

“作为九三学社社员,参与社会服务是我履职的重要形式。我考虑问题的出发点不是‘我能得到什么’,而是‘需要我做什么’‘我能做些什么’。”屠鹏飞说。

为此,他积极参与“九广合作”“九绵合作”等社会服务工作,广元市旺苍县国华镇的柴胡基地,广元市苍溪县重楼、白及基地,绵阳市北川县、平武县的重楼、白及基地,三台县麦冬基地,都留下了屠鹏飞的脚印。

2015年,九三学社第十三届中央委员会第四次全体会议闭幕会上,屠鹏飞等10名九三学社社员荣获第二批“九三楷模”称号。颁奖词说,屠鹏飞把人生价值融入祖国伟大的脱贫攻坚事业,在平凡的岗位上创造了不平凡的业绩,展示了爱国民主科学优良传统的时代内涵,彰显了九三学社社员的时代风采。

屠鹏飞既是九三学社社员的楷模,也是脱贫攻坚战役中的时代楷模。在这场攻坚战中,民主党派如何发挥自身优势?九三学社中央副主席丛斌指出:“民主党派要在脱贫攻坚中不断贴近人民群众,要具有‘木桶理论’的思维,科学准确地识别社会发展中的‘短板’。凡是人民群众急需的,就需要参政党想方设法去补好‘短板’。九三学社作为具有鲜明科技特色的参政党,可以充分发挥智力优势,找到‘短板’、补好‘短板’。”

屠鹏飞即是以科技为引领,秉持把科研运用于实践、造福民众的信念,实现了一位知识分子的科技报国梦。

今年9月23日,微信公众号“九三学社之声”推出了《社员屠鹏飞入围全国脱贫攻坚奖,一起来投票吧!》。屠鹏飞的同事、北京大学药学院教授、九三学社社员姜勇说:“当时九三学社药学院支社微信群里都在为屠教授投票。大家说,脱贫攻坚奖就应该颁给屠教授这样的人。”在九三学社社员眼里,“九三楷模”屠鹏飞无愧为脱贫攻坚战役中的时代楷模。

记者手记

屠鹏飞给自己社交账号取的昵称是“从容一生”,既寓意一生研究肉苁蓉,也寓意他的人生态度。

北京深秋的一个雨天,记者如约见到了屠鹏飞,他身着一件做实验时穿的白大褂,总是带着笑意。他的学生说,屠老师从来没对学生发过脾气,是位慈父般的老师。

屠鹏飞语速飞快,时而严肃地谈论科研,时而欣慰地回忆过去。他说,常去沙漠的人心胸会开阔,一个人是很渺小的,特别是在沙漠待久了,更觉得人的渺小和人生的短暂。“尽自己微薄的力量,在有限的人生中为社会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我一直这么想的。”

屠鹏飞说,在沙漠工作很辛苦,吃过苦以后就什么苦都能吃,什么也不怕了,吃苦当时会觉得苦,但当回忆起来都是美好的。“我年轻时在沙漠一待就是七八天,吃的非常差,就是吃些面糊,再在沙漠里采一些沙葱撒上去,觉得香得不得了。人生就要有吃苦的经历。”

屠鹏飞的办公室可以用简朴来形容,可正对门的一组摄影作品给房间带来了“时尚气息”。没想到,这些“大片”般的作品正出自于屠鹏飞。原来,因为研究植物,他早已把自己培养成摄影师。墙上一张醒目的大漠落日照片,似乎暗示了主人大漠般宽广的心胸。

在南疆,屠鹏飞还资助贫困学生,兼任一所乡中学的名誉校长,推广双语教学。“新疆的稳定问题很大程度上是教育落后的问题,当地的少数民族大多不懂汉语,不能接受正面教育,无法了解外面的世界,就很容易被宗教极端分子所蛊惑,双语教育对南疆的稳定和发展非常重要。”屠鹏飞语重心长地说。

这就是一位知识分子的追求,他的所作所为早已超越了一位学者的工作。(万李娜 蒋天羚 杨琴冬子)

  

版权所有:九三学社云南省委员会 滇ICP备13005073号 Copyright©2004-2013 www.93yn.org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0871-65152994 技术支持:沃德软件


扫描二维码
即刻关注云南
九三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