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三学社与反美扶日运动

发布日期:2016/11/24 15:48:36     浏览次数:2248

今年4月到8月,我社举办了一次“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及社史知识竞赛”活动,其中有这样一道题目:“1947年,公开的民主运动在蒋管区愈益艰难。九三学社上海分社举起(  )的旗帜,进行公开的和隐蔽的斗争。”正确答案应该是“反美扶日”。不少社员对这个答案表示不解,纷纷提出疑问,以为是“反对美国,扶植日本”。其实“反美扶日”这个词语是“反对美国去扶植日本”的简称。

1945年日本投降以后,美国为了实现它独霸世界的野心,公开扶助日本军国主义复活,造成了对亚洲人民特别是中国独立安全的严重威胁,引起了全中国人民的极大愤慨。反美扶日运动就是在蒋介石勾结美国发动反人民内战期间,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正确领导之下所开展的一场反对美国扶植日本军国主义复活的爱国运动。九三学社是这场运动的主要发起者之一和积极参加者,在这场运动中起了相当重要的作用。

1947年7月,九三学社理事孟宪章在《大公报》上发表《急管哀弦愈逼愈紧的日本问题》一文,揭露美国扶植日本的活动。九三学社常务理事褚辅成看了这篇文章后极为赞赏,认为美国扶日是中国的最大隐忧,力主以反扶日作为九三学社上海分社的主要工作课题。褚辅成于是召集孙荪荃、笪移今、吴藻溪、孟宪章等九三学社成员,并邀请各方面民主进步人士,在上海市北京东路第二区缫丝同业公会,成立“对日问题座谈会”,表示今后要经常研究日本问题,并将座谈结果,随时公之社会。1947年8月3日,参加“对日问题座谈会”的成员,在《大公报》上共同发表了第一个对日文件《我们关于对日问题的意见》。文件除了主要揭露美国在经济上扶助日本外,还希望全国人民“提高警觉,加强研究,团结御诲,发奋图强”,使抗战成果不致付诸东流。签名者有褚辅成、孟宪章、笪移今、吴藻溪、孙荪荃、王造时等15人。

此后随着美日关系的变化,“对日问题座谈会”又在《大公报》上先后发表《我们关于对日和约的主张》、《我们对召开对日和约预备会议的意见》、《针对美国积极助日、中国应有的对日政策》等三个文件。这些宣言在上海通过“大教联”(如李正文、张志让、曹未风等人)、各民主党派(如施复亮、杨卫玉、宦乡、陈仁炳、李世璋等人),在北平、南京则通过九三学社总社及南京分社,在广州、武汉等地则通过私人关系,妇女界则由曹孟君、孙荪荃负责,广泛征求签名。九三学社联合各民主党派及民主进步人士通过“对日问题座谈会”连续发表宣言,不断地揭露美国扶植日本侵略势力复活的罪恶,对于提高人们对美国扶植日本的警觉性,起了相当的作用。在这一过程中,中国共产党对九三学社及各民主党派的活动给予了大力指导和支持。正是在中国共产党的指导下,在九三学社与各民主党派及各民主进步人士的共同努力下,反美扶日运动逐步扩大,成为国统区人民运动的一项重要内容。

1948年5月至6月间,国统区人民的反美扶日爱国运动迅速达到高潮,成为全国性的轰轰烈烈的群众运动,学生成为这一运动的主力军。九三学社同其它民主党派共同高举反美扶日大旗,积极地参加了这一运动。其间,九三学社理事孟宪章、卢于道、笪移今和其他各民主党派成员如陈仁炳、周谷成、马寅初、施复亮、史良等人先后应邀到圣约翰大学、交通大学、《观察家》杂志社等单位作反美扶日演讲,或参加座谈会,表示对学生运动的支持。6月8日,九三学社成员许德珩、袁瀚青、樊弘、薛愚和北平各大学教师437人,发表了《反对美国扶日致司徒大使书》。6月15日,梁希、潘菽、金善宝、笪移今、孟宪章、吴藻溪等九三学社成员和其他民主党派、民主人士282人在《大公报》共同签名发表了《对美国积极助日复兴的抗议》。  

轰轰烈烈的“反美扶日”运动,不仅沉重地打击了美帝国主义,也沉重地打击了国民党反动派。由九三学社参与发起的反美扶日运动成了号召各阶层进步人士的旗帜,成了团结民主分子间接进行革命工作的方式,成了独裁政权下反蒋统一战线的政治斗争。历史是一面镜子。美国扶植日本,为日本右翼势力的复活埋下祸根。正是在美国的庇护下,战后日本对于过去发动的那场侵略战争的罪行没有进行认真清算,鼓吹侵略有理的“皇国史观”没有得到彻底否定。如今,日本右翼势力否认、歪曲和美化侵略历史的谬论肆意泛滥,为军国主义战犯招魂的政治丑剧连年迭演不断,政治右倾化日趋严重。九三学社前辈们当年的许多担心和忧虑已经慢慢变为现实,这充分证明了他们发起和参与的反美扶日运动的重要性,证明了他们在反美扶日问题上的深谋远虑。

来源:九三学社中央研究室 乔发进)

  

版权所有:九三学社云南省委员会 滇ICP备13005073号 Copyright©2004-2013 www.93yn.org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0871-65152994 技术支持:沃德软件


扫描二维码
即刻关注云南
九三微信公众号